复星医药(600196.CN)

复星医药董事长回应mRNA疫苗上市进展,谈集采、创新研发、医美等热点

时间:21-08-25 07:46    来源:证券时报

(原标题:重磅!1700亿白马股火了,回应mRNA疫苗上市进展!董事长:不能指望躺在仿制药不正常红利上睡觉,从没主动追逐过医美等热点)

“美国FDA批准之后,在条件符合的情况下,后续我们会按照法定的程序和路径,适时向港澳地区监管部门提出相关的注册申请。” 8月24日,在复星医药(600196)半年报业绩交流会上,复星医药董事长兼CEO吴以芳表示,希望能够把这款mRNA新冠疫苗早日推向市场。

在业绩交流会现场,吴以芳还谈到了集采、创新研发、医美等热点问题,金句频出。“面对政策趋势,要提升自己的产品竞争力,不可能指望总躺在仿制药不正常的红利上面睡觉”、“说到医美,我们从来没有主动追逐过这些热点,在我们的战略布局中还是以患者的需求为中心”……

图片

谈疫苗:后续会按照要求做好相关注册工作

复星医药8月23日晚间披露半年报,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69.52亿元,同比增长20.85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4.82亿元,同比增加44.77%;扣非净利润15.7亿元,同比增长20.38%。

疫苗是业绩交流会上关注度较高的问题之一。根据复星医药半年报,复星医药与德国BioNTech合作的mRNA新冠疫苗复必泰上半年实现收入超5亿元 。该疫苗截至8月20日,于中国香港及中国澳门分别累计接种431.4万剂、8.7万剂,共计接种440.1万剂。在国内,II期临床试验在持续推动中。另外,8月23日,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宣布完全批准该疫苗的使用授权。

业绩交流会上,吴以芳接受包括e公司记者在内的媒体采访时表示,“FDA的批准代表着对于mRNA新冠疫苗的技术路线,是从法规上的认可,对于BioNTech的生产技术和质量是一个认可。”

吴以芳介绍,在美国FDA批准之后,在条件符合的情况下,后续公司会按照法定的程序和路径,适时向港澳地区监管部门提出相关的注册申请,同时也会进行沟通,看下一步如何按照不同法规市场的要求做好相关的注册工作。“我们也是希望能够把这款疫苗早日推向市场,更好服务于我们国家抗疫的大事业。”他表示。

至于mRNA技术路线,吴以芳认为,mRNA路线将来拓展应用的方向非常广,尤其是在肿瘤治疗领域有很好的前景,因此公司在这方面会积极探索。

谈集采:不可能指望总躺在仿制药的红利上睡觉

在谈到最近行业热议的集采问题,吴以芳称,“集采政策不断完善,确实把一些虚高的泡沫撇掉了,同时也把过专利期的一些产品价格彻底送回到比较正常的价位上,整体是积极的。”

吴以芳也坦言,虽然行业方面受到了一定冲击,但也需要客观看待大的政策方向。“我们要做好自己,提升自己的产品力,不可能指望总躺在仿制药不正常的红利上睡觉。”

从半年报来看,复星医药报告期内制药业务仍保持增长,新品的上市一定程度对冲了集采风险。公司核心制药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22.48亿元,同比增长22.33%;制药业务研发投入17.77亿元,同比增长15.31%,制药业务研发投入占制药业务收入的14.51%。自研产品汉利康(利妥昔单抗注射液)上半年累计实现收入7.24亿元,同比增长223.21%;2020年下半年上市的汉曲优(注射用曲妥珠单抗)、苏可欣(马来酸阿伐曲泊帕片)上半年分别实现收入3.25亿元和2.06亿元。

此外,截至报告期末,复星医药在研创新药、仿制药、生物类似药及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等项目共240项,其中创新药72项。

“未来的话,按照这样的政策趋势,仿制药的红利逐步过去之后,我们还是要不断提高创新药的比重。”吴以芳表示,未来创新药营收占比会持续攀升,当然也要一步一步地努力。

谈战略:未来企业间的竞争应是生态的竞争

疫苗、CAR-T、医美,上半年的医药行业热点不断。在吴以芳看来,公司从未主动追逐过这些所谓热点,在公司的战略布局中还是以患者、消费者的需求为中心,主要还是针对那些未被满足的需求。“CAR-T是治愈性的肿瘤药,mRNA是大家都希望得到高有效性、安全性好的疫苗,我们认为,在正确的时点,就要做正确的事。”

在企业发展模式上,复星医药一直强调 “内生外延”双轮驱动,吴以芳表示,公司未来投资和并购的力度不会减弱,只要有好的机会就一定会好好抓。“但是,我们也会看到如何把我们自己已经并购的企业整合好,迅速让这些企业融入到体系里来,这个非常重要。”吴以芳强调。

“复星医药拥有多元的业务,如何布局生态化,让每一个板块能相互协同,在同一个战略下一起和谐共舞非常重要。”吴以芳表示,未来企业之间的竞争,已经不单单是产品竞争,甚至超越整个解决方案的竞争,应该是上升到生态的竞争。“我想当我们真正协同好了,就会成为独一无二的优势,每一家企业都有自己的基因,而我们有了这样的基因,就应该把能做的事情做好。”

(责编:彭勃)